返回首页返回活动页

2013年10月荐书之《投资还是投机》

公会秘书处


投资还是投机


约翰·博格曾被评为20世纪四位投资巨人之一。他是世界第一大基金管理公司先锋集团的创始人与董事长,该公司管理者超过1万亿美元的资金。博格缔造了指数基金,开创了全新的投资时代。

不惟投资行业,在许多行业内要获得尊敬,财富是最重要的因素,这也是对视野、能力和耐心的一种褒奖。从这个意义上讲,博格赢得广泛尊敬,并不奇怪。但有别于投资行业及其他行业的大鳄,博格的声誉还来源于他的“圣徒”之名。年逾八旬的他长年致力于向工薪族投资者提供低费率、低风险、收益稳定的投资产品,并且经常发声对基金行业乃至整个金融业、监管体制发表批评意见,以自身影响力对监管和市场腐败行为说不。

在《投资还是投机》一书中,博格对包括基金行业在内的金融业盛行的投机文化进行了犀利批判,分析了短期、短视投机压倒美国历史上的长期投资理念成为潮流的原因,揭示了投机对金融业乃至整个经济、政治、社会体系带来的巨大危害。

投机文化为什么会兴起?对于这个问题,并不能简单归结为而今金融市场中的许多狂热行为,精密复杂的金融工具和衍生品以及相关交易——这些是投机文化兴起发展到一定阶段后的产物,而不是原因。博格基于他个人超过六十年的市场阅历而总结指出,投机的逐步发展,最本质的原因就在于,传统的所有制社会的衰落,取而代之的则是新型代理社会。他提出了一个全新名词“双层代理”,第一层代理指的是实体企业在第二次科技革命(工业革命)后发生的管理模式改变,从创始家族和企业家行使管理权的私人企业变成了上市公司,由职业经理人代理管理;第二层管理则指的是金融公司的崛起,养老基金、共同基金和其他投资机构持有的股票等金融产品,远远超过个人投资者直接持有的相关份额。这两层代理都宣称以“创造股东价值”为目标,却将股东价值定义为“短期、转瞬即逝、情绪支配的股价,而不是长期、坚固、事实支配的企业内在价值”。

“双层代理”演化为背离企业、股票长期价值而专注短期收益的机制,还与“看门人”的失职有关。博格在书中历数了美国金融市场上10类“看门人”玩忽职守,助长市场投机之风的表现:美国国会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曾长期致力于推动去监管化;美国司法部门、证交会、美联储长期没有履行保护投资者利益的基本职责,放任金融机构开展莽撞的金融冒险;评级机构与金融冒险家沆瀣一气,为了评级收费而不惜作出错误评价,类似因为利益诱惑而牺牲“看门”原则的还包括注册会计师机构、股票分析师、金融媒体。博格还批评了美国近几十年来不断得以降低的股票交易费,指出这项费用的降低使得交易成本、金融冒险成本几乎完全被减免。

一个看似悖谬的现象是,既然共同基金掌管的资金、金融产品份额如此之多,完全有足够的影响力、信息获取与分析水平去表达对公司治理的意见,遏制投机之风,以保障投资效益,但这种表达却极少存在,出现了“震耳欲聋的沉默”。博格在书中专门探讨了“基金的沉默”问题,认为基金经理太执着于股价、共同基金行业的主营业务从管理变成了营销、提出公司治理意见的成本过高、基金经理薪酬模式等因素,使得前述表达变得困难。他也直言不讳的对共同基金行业“监管能力让位于销售能力”现象表达了担忧。

博格承认,“双层代理”带来的投机之风太盛,相关管理和市场机制的扭曲已经很难在短期内得到修复,投资行业显然也不会允许将政府力量扩充到足以重塑扭转现有局面的程度,因而投资者目前需要依靠自己来保护自己的利益。他在书中提出了基金经理的“管理能力系数”,具体分解为15项标准;在全书最后一章还归纳了“成功投资的10项简单法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