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返回活动页

2012年12月荐书之《倒转“红轮”》

公会秘书处

    倒转“红轮”——俄国知识分子的心路回溯




《倒转“红轮”——俄国知识分子的心路回溯》再一次引起了对俄罗斯知识分子精神史的关注和思考的热潮。

“红轮”是索尔仁尼琴的一部名著,指的是1917年俄国大革命。作者在此书中采取的是也由近而远的倒叙方式,对俄国历史上几个典型的知识分子群体产生、发展、消亡的过程做出了自己的分析和解释,给我们描述了这样一幅画卷:1812年十二月党人起义后,沙皇政权对贵族不再信任,贵族的离心作用加强,到了19世纪40年,体制外贵族知识分子渐成气候,他们钟爱文学,痛恨专制,热爱自由,有着宗教救世情怀;到了19世纪60年代,激进的平民知识分子登上历史舞台,他们鄙夷贵族知识分子反农奴制时的暧昧态度,反对空谈,崇尚仇恨和暴力推翻专制,主张为了目的可以不择手段;接下来的70年代的民粹派、80年代的民意党;90年代则自由职业崛起;再后来革命爆发,自由主义被迫流亡,直道苏联解体,自由派里的路标派再以先知的面目回归。

这部著述更像是一面异国的思想史多棱镜,在阅读中很自然地从多种角度映照着中国知识分子自己的心路历程。该书封底有一段话:“统治阶级对知识阶层的打压和禁令,使思想蒙难者被赋予了圣徒般的光环和荣耀,进一步促使失业的‘愤青’对激进主义产生更大的兴趣,促成了社会上的‘革命党’崇拜。沙皇出于维护自己利益的需要和惧怕革命,对革命者进行严酷镇压,这种举动加速了革命情绪和行动的高涨,致使俄国社会出现紧张对立的恶性循环。”

作者以严谨的史学研究态度和清晰的论述方式对俄国知识分子群体进行了长焦距和多角度的历史透视。别尔嘉耶夫在《俄罗斯思想》一书中,下过一个著名的定义。他说,在俄罗斯,只有对政权不断进行批判的,才有资格称知识分子。

读了这本书,将这一对俄罗斯知识分子的分析追溯与中国知识分子的近代历程做一对照是很自然的,如果接上“士大夫”的历史文化传统,中国知识分子的历史也是源远流长,甚至其性质更为单纯——更集中于“文化知识”,其在历史上的地位和作用也更为突出。但是,命运与俄罗斯的同行相似的近代中国知识分子,很难说就表现出了比俄罗斯知识分子更强的“风骨”,或者说对世界做出了更大的思想和贡献,这无疑也值得我们深思。

本书作者金雁是中国政法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苏联、俄罗斯及东欧问题研究专家,中国苏联东欧史研究会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