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密码
2017年05月26日 星期五
上海 : 晴 28-35℃
搜索
从“衡山之谋”——浅谈逆向投资
来源:兴全基金

从“衡山之谋”——浅谈逆向投资


  随着近些年国学的再度兴起,管仲的经济学才能也逐渐被国人认知。而管仲最广为人知的杰作就是衡山之谋,凭借着逆向思维成功以极低的成本将衡山国收入齐国囊中。这一例经典之作无疑对现代投资同样有着很好的借鉴意义。
   
  衡山国夹在齐鲁之间,国民擅长制造战争机器,齐桓公询管仲“吾欲制衡山之术,为之奈何?”管仲对曰:“公其令人贵买衡山之械器而卖之。燕、代必从公而买之,秦、赵闻之,必与公争之。衡山之械器必倍其贾,天下争之,衡山械器必什倍以上。”
  
  很显然,管仲采用的是创造所谓“旺盛需求”的战术,引发更多的追风者跟进。于是衡山国大街小巷的人都开始去制造器械,以追求更高的利润空间。农耕时代最为重要的农业在利益的驱使之下被荒废了。
   
   好的计谋从来都是环环相扣,疏而不漏。随即管仲再度命人前往赵国高价收购粮食,再来一遍,只是抬高价格的物品从战争器械变成粮食。再之后管仲宣布与衡山 国断交,在放弃器械定金的情况下。跟风买进的燕代赵秦同样跟风放弃,在主要出口产品价格惨遭滑铁卢之后,农业已经荒废,只得从齐国进口粮食(价格已经相当 高),很快就财政破产。结局是衡山国君带着全体贵族搬到齐国做齐国公民。
   
  当然,管仲采用的经济学方式是为了侵略吞并,但是仔细 看其计谋不难发现与如今的资本市场有些不少类似之处。当市场出现某一个热点主题之时,会有大量的资金跟风买入,即使它早已存在着不可估量的泡沫;而一旦这 个泡沫破灭之时,随即带来的下跌又多数情况下会呈现出泥沙俱下的局面。
   
  如今的经济环境相比管仲所生活的齐国早已繁复太多,但是万变不离其宗,资本的逐利性从来未曾改变。近些年在全球流行一句话,说我们中国有着一样全球资本都难以做到的“优势”,就是可以用三到五年的时间将一个朝阳产业发展成为一个产能过剩的夕阳产业。即是如此。
   
   我们在做投资的时候需要冷静的思考,才能在纷繁复杂的信息中寻找到大概率胜算的方向。衡山国的战争器械会无价值么?显然不会。在那样的冷兵器时代这种工 程机械板块何其重要?只是当市场变得非理性之时,他的价值会变得被大大地高估;而身处农耕文明时代,农业的重要性更是毋庸赘言,但是当市场有更多的利润可 以追寻的时候,这个安身立命之根本的行业板块便被市场赋予更低的估值。
   
  现代投资学比较中意用估值的概念。殊不知估值从来都是一 个相对的概念,于是我们要学会逆向思维。逆向思维即是敢于“反其道而思之”,让思维向对立面(或者是别人没想过的点)的方向发展,从问题的相反面深入地进 行思考,并指引决策。逆向思维不仅有利于减少在市场过热时“追高”,也有利于发掘潜在的投资机会。基于对行业和公司的深入研究,专注于挖掘短期被市场冷 落,且中长期极具爆发性增长潜力的个股就成为一种相对有效的投资策略,也就是所谓的逆向投资。如果衡山国君在全民造机械之时能有点逆向思维,或许就不会沦 落到亡国之结局了。
   
  逆向投资大师约翰·邓普顿曾说:“当别人慌忙抛售股票时你要买进,而在别人急于买进时抛出,这需要投资者有最坚韧不拔的意志,当然回报也是最大的。”而几千年前的《管子》就说“天下下,我高;天下轻,我重;天下多,我寡;然后可以朝天下。”可谓异曲同工!

2017-1-24